异性相处,持久的吸引力,离不开这一点

情感 2020-07-11

佛学中有一个词叫“无常”,意思是在缘起缘灭间,诸事物皆变幻无定,相生相灭。

的确,生在这世上,没有一样事物是可以永垂不朽的,爱情亦是如此,正如《飘》中所说的,“再深刻的爱情也会有厌倦的时候”,心理学也告诉我们,爱情中浪漫的部分终会消失。

但,一如即便人人都知道自己的生命终有陨落的一天,我们仍旧努力地活着、并尽可能地追求一切美好的事物。

即便了知浪漫甜蜜的爱情终会化为平淡日子里的相守,我们也依然勇敢逐爱、为爱痴狂——我们并没有因为害怕结束而拒绝美好的开始。

所以,每一对深陷爱情的恋人都在努力找寻,找寻一种能够尽可能让爱情永久鲜活的相处方式。

而正如网友们所调侃的,“相爱容易,因为五官;相处不易,因为三观”。

所谓恋人之间持久的吸引力、所谓为爱情“永葆青春”的智慧,我想,最重要的应该是——彼此有着各自独特、独立的人格魅力。

善于自处的人更“懂”爱、更能“驾驭”爱

关于完美的爱情模式,美国心理学家斯滕伯格给出了一个公式,认为一段“完美爱情”由三个要素组成:激情、亲密和承诺。

“激情”让我们体会到对彼此的心动、感受到爱情的浪漫甜蜜,性格上的相互弥补、三观上的相互契合让我们感觉到“亲密”,而“承诺”则意味着责任,让我们信任彼此。

其中最容易随时间消散的便是“激情”,所谓的“七年之痒”便是恋人间对彼此情感上的依恋和着迷变淡了,也就是“吸引力”变弱。

而一对各自有着独立人格、善于自处的恋人,却能保持较为长久的吸引力。

这是因为,一方面,他们在相爱之前比那些自我模糊的人、更具有“自知之明”,明白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想要什么以及能要什么。

这也就决定了他们一旦遇上合适的人便“一拍即合”,彼此更懂得自己在这份爱情中的位置、以及对方的渴求。

另一方面,彼此独立的恋人在感性柔软的爱情中亦能保持一份理性和清醒,他们深爱彼此,但基于的是彼此独立的自我,懂得爱要讲究适度和分寸感,会时不时回到孤独的状态,既能维持爱情中的新鲜感,又能各自修持成为更好的自己。

彼此独立的恋人,才能达到灵魂契合的高度

长久而稳固的爱情,一定不是浮于外表、依赖外物的,只有彼此人格独立而又相互契合的恋人之间、才能生发出超越肉体和物质的精神之爱、灵魂之爱,而唯有达到灵魂高度的爱情才能保持持久的吸引力和生命力。

好的爱情,就如同好女人一样,“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既能落实到吃饭、穿衣的琐碎日常,又能在世俗生活之外互相寻得精神的依靠、实现灵魂的契合。

李宗盛的《晚婚》一歌中就描画了这样一种最为理想的恋爱状态:能待我“擦去脸上脂粉”、将真实的模样暴露在你面前之后,能听我“讲完全部传闻”、将内心和盘托出之后——依然真心爱我;

“将来若有人跟我争”时、你能护我爱我而不会“默不作声”,即便是有一日生出缝隙、也要答应彼此不“苦撑”好聚好散——这便是值得一个人等待的、“世上唯一契合灵魂”。

这样一份不俗的爱情,需要的是深情与坚定、温柔与决绝以及感性与透彻,而这,必须基于两个灵魂高度独立的个体,而后才有资格谈精神的契合。

不迎合、不依附、不取悦才是爱情里的最好姿态

爱情,千百年来为人传颂的美好感情,似乎有点被“神化”了。

所谓爱情,不过是一个孤独的灵魂,有着满腔的柔情和心事无人分享,翻越千山万水、历尽世事沧桑又穿越人山人海,终于找寻到另一个、同样也在找寻和等待分享的孤独的灵魂;

就如张爱玲《爱》中所写的那一句,彼此道一声,“哦,你也在这里吗?”然后紧紧相拥,分享彼此的生命、趋行至生命的终点。

两个孤独而有趣的灵魂一同消磨人生——爱情不正是如此简单吗?而所谓恋人之间吸引力的减弱甚至丧失,本质而言不过是各自独立的部分不够棱角分明而有趣罢了。

而又由于天生的缺陷抑或原生家庭的不足,世间大部分人的自我意志又或者人格是不够独立、甚至不够完整的,这就使他们在面对亲密关系时总是走向过分控制和极度依赖两个极端,没能很好地坚持自我或成全对方的意志——这样生发出的显然是一种“畸形”的爱情。

所以,对爱情来说,个体寻找和成就完整而独立的自我始终重要

而对应的理想的爱情状态应该如舒婷《致橡树》一诗中所写的那样,“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廖一梅曾说:“我们这一生,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能够使双方对彼此拥有持久吸引力、使爱情永远鲜活的是——一个独立灵魂对另一个独立灵魂的相知相望相守,唯此,才有真正长久而漫长的相爱。